關於部落格
-人が人であるために、今一度考えるのだ-
  • 508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ea party


 遊里,我們去約…”丹尼斯隨興進入遊里的房間,卻看到遊里跟三隻兔子玩偶一起坐在地上,還將Wedgwood的茶具拿出來擺放,就像是一群小兔子在開神秘的茶會一樣。

現在是我跟小兔子們的下午茶時間,你不要來打擾我們。對於丹尼斯闖入遊里有些點不太高興說著,拿起茶壺將紅茶倒入杯子裡並且一一放在根本不可能會喝茶的布偶們面前。這個景象讓丹尼斯覺得遊里可愛極了,居然會自己跟布偶喝起下午茶。

我可以加入嗎?”彎著腰說著,想加入這可愛的茶會。

不行,你不是小兔子。撇開頭表明不讓丹尼斯參加,又開始自顧自替布偶們分配餅乾;被果斷拒絕丹尼斯只能獨自坐在床上看遊里的小兔子茶會怎樣進行,自己怎樣也不可能變成小兔子,突然看到床上有隻橘色長條形兔子布偶孤單躺在床上,看來遊里遺忘這位,將那隻布偶拿了起來左右擺動,突然想到個點子從床上跳了下來。

遊里~你忘記我這隻小兔子了~~”用假音替手上這隻橘色長條形兔子布偶配音,還不忘讓這隻兔子布偶擺出哭泣的動作。
雖然看起來有點蠢,不過遊里卻起身摸摸小兔子的頭。

啊啊~~對不起,我忘記你了,你快點進來吧,我會多給你一塊餅乾的。拉著小兔子的手,當然連操縱者-丹尼斯也一起。被安排坐在遊里的正對面,左右兩邊都是兔子布偶丹尼斯顯得相當突兀,不過自己可是代表橘色兔子得要努力融入這可愛的茶會。
而遊里也不忘在橘色兔子面前放上茶杯和裝了餅乾的盤子,而盤子裏頭的確比身旁的小兔子多了一塊餅乾;丹尼斯看著盤子里的餅乾,怎樣看都不像市面上販售,其中一塊還有點小失誤顏色較為深。

小兔子要發問,這是遊里自己做的餅乾嗎?”舉起兔子布偶長長的手晃來晃去。

是遊里自己做的,可要一點都不剩的吃下去喔。遊里笑咪咪說著;平常根本看不到這樣的表情更不用說親手做的餅乾,丹尼斯開始覺得成為小兔子布偶也不錯,還可以喝到遊里親手泡的紅茶。

遊里抱起旁邊的一隻白色身上卻有無數顏色圓點圖案外加腿有點短的兔子布偶,用假音說:
那隻橘色兔子沒有名牌,他是新來的。被這隻兔子布偶這麼一說,丹尼斯看看左右兩邊的兔子布偶身上都帶著一條金色鍊子上頭還有個小牌子。

名牌??”丹尼斯搞不懂只能跟的手上的布偶一起歪頭。遊里將手上短腿兔布偶放下來,從口袋裡取出一條與其他布偶身上一樣的鏈子。

因為他還沒有名字,所以還沒有帶名牌,不過還是先給你帶著,名字改天在幫你刻上去。走到丹尼斯身邊坐在旁邊替橘色兔子布偶戴上了項鍊,遊里並沒有立刻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因為是坐在地上的關係,沒有任何依靠物,不自覺就將身子靠在丹尼斯身上。

介紹大家給你認識,這隻黑色小兔子叫奈斯,不太愛講話。指著丹尼斯左邊一隻穿著斗篷的黑色兔子布偶,嘴巴與其他隻不同是個”X”符號。

那隻話最多的白色圓點小兔子是芭娜娜,你身邊紅色是斗瑪斗,他是個魔術師喔。指著另外一邊紅色兔子布偶還帶著小禮帽手上還有著拐杖,與其他布偶不同耳朵是垂落下來的。看來這些小兔子布偶的名字都有微妙的共通點,搞不好這隻橘色兔子布偶會被取叫卡羅特人參

遊里抱起旁邊的斗瑪斗連同前方的杯子也一起拿起。

來,快點喝茶吧。茶杯輕輕點了一下斗瑪斗那張用線勾出的嘴,然後再放在自己的嘴前喝了一口,看來遊里是這樣表示布偶喝茶方式。

丹尼斯拿起了茶杯就像剛剛遊里那樣親親讓布偶觸碰到杯緣,接著自己喝了一口,雖然只是個扮家家酒般的茶會杯子里的茶卻一點也不馬虎,根本就是遊里平常所喝的高級紅茶,這樣讓丹尼斯更加期待餅乾的味道,拿起盤子中那片小失誤的餅乾,既然都放入盤中味道應該是沒問題;咬下一口,甜甜香味散發在口,讓丹尼斯吃不出來這餅乾的口味,看著餅乾表面上有紅紅小小塊狀物,怎樣也猜不出來,果然只能讓小兔子問出答案。

遊里~遊里,餅乾好好吃,可是小兔子吃不出來口味。讓布偶雙手拿著餅乾在遊里面前左右搖擺著。

謝謝,餅乾當然是小兔子喜歡吃的東西紅蘿蔔口味。溫柔摸著橘色兔子布偶,接著從旁邊拿出了跳棋,然後開始小兔子們的跳棋比賽,遊里表示芭娜娜手太短沒辦法玩只能跟奈斯組隊,不過在丹尼斯眼裡看來兩隻布偶的手長度好像也沒差多少。

只是才剛開始門口就傳來一只敲門聲,站在門外是歐貝利斯克軍團來傳話,突然有命令要丹尼斯去執行。

抱歉,我很快就會回來,你先跟斗瑪斗他們先玩吧。丹尼斯將手上的橘色兔子遞給了遊里,起了身離開這個既夢幻又快樂的茶會。只是在丹尼斯轉身離開那瞬間遊里本來帶著笑容的臉瞬間黯淡,緊緊抱住剛剛丹尼斯交還給自己的橘色兔子。

他離開了,遊里寂寞嗎?擺動橘色兔子的身體用假音說著。
啊啊,寂寞但我不能說出來。自言自語回答。
 

這個命令比想像中還要棘手,花了不少時間才完成,當丹尼斯回到房門前已經是深夜,不要說茶會了連晚餐都沒跟上,輕輕開啟房門里頭是一片寧靜的黑暗,只有一盞微弱床頭燈點著。遊里果然已經先睡,還抱著那隻橘色兔子布偶,眼角餘光看見兔子布偶上的名牌上頭已經刻上字,好奇遊里替它取的名字,似乎故意將字刻畫很小,瞇著雙眼好不容易才看清楚上頭的字。

“D…EN…NI…S…”一字一字念出來,這不就是自己的名字,注意一看發現布偶右眼下多了跟自己一樣的泪痣。

我不在時謝謝你陪著遊里…DENNS…”


2015/11/1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