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が人であるために、今一度考えるのだ-
  • 50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丹尼遊里(?)、教授遊里(?)
超級清水向 
 
一早遊里就在房裡整理著東西,地上擺滿一箱又一箱物品,平常使用的東西並不多,這些物品大部份皆為書籍和卡片。
「你要換房間嗎?」勉強算是好友的丹尼斯走了進來,東張西望看著已經被遊里整理差不多的房間。
「沒有,只是東西太多。」蹲下身子從床下拿出了個箱子,看起來相當的老舊,上頭還有個看似沉重的鎖,彷彿裡面是有著貴重的物品。
「沒想到你會把東西藏在床下,很重要的東西?」
「跟你沒關係。」每當遊里這樣回答時就代表那是屬於他的秘密,丹尼斯雖然好奇也不敢在問下去。
「需要我幫你的忙嗎?」趕緊轉移話題。遊里指了指一旁的紙箱,裡頭堆著不少紙類和書籍。
「幫我燒了,可要燒乾淨。」看來那裡頭有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OK~OK~
 
走到焚化爐前,丹尼斯從旁邊拉個箱子當椅子來做,拿起箱子裡頭的一本書隨手翻了翻,看來裡面沒有什麼秘密,沮喪地將書往焚化爐裡丟了進去,接連翻了好幾本書都是一樣,就連紙類上頭也只是遊里之前上課所寫的筆記,還有一些看不太懂得習字練習,難道這堆只是普通的廢紙堆嗎?
翻閱著剩下最後一本書,發現裡頭夾著一張紙,還是封信,拿起來看了看,信封後面寫著遊里,看來是遊里寫給某個人的,終於找到遊里的秘密,丹尼斯高興的將那封信塞到西裝外套裡的口袋,晚點再來慢慢看。
拿著空紙箱回到遊里的房間,遊里卻不在房裡,看來是被叫出去了,這樣剛好可以閱讀剛剛發現的信,拿起信封前後看了看,信封上並沒有屬名。

會讓遊里寫信的人也只有那個人,小心翼翼打開了信封,裡頭只有夾帶一張信紙還有一個壓花,將折成兩半的信紙打了開來,上頭的筆跡是遊里,可是上頭的字卻讓丹尼斯苦惱,因為裡頭寫著字與平常自己看到的完全不同,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閱讀,拿起壓花,並非一整朵花而只有一片花瓣,單看花瓣根本不知道是什麼花朵只能大概猜測是百合花類型。

丹尼斯消極地趴在桌上,看著旁邊的鏡子,突然發現鏡中信上的文字看起來和平常的文字一樣,這才明白信上寫的文字是反字,沒想到遊里居然用這種小技巧書寫,雖然了解閱讀的方式信上頭寫著相當多的漢字也讓丹尼斯相當苦惱,只能慢慢地閱讀著這封信。

花上不少時間閱讀,內容寫著對那個人的愛慕,那些句子很難想像是遊里寫出來的,不過從信上內容來看,遊里是有多麼愛著那個人,看著看著丹尼斯心頭一酸;本來以為遊里對那個人只是尊敬而非愛戀,這下子自己是否該對遊里死心。

「遊里…你這樣我要怎麼辦…」不知不覺自言自語起來。
「我怎麼了嗎﹖」遊里慢條斯理走了進來,看到遊里到來丹尼斯急急忙忙將信壓在衣袖下,卻忘記連同信封及那壓花一起藏匿。

遊里拿起桌上的壓花,看了丹尼斯一眼,冷冷的說:
「還來…」就像對待陌生人的眼神,不是平常與自己相處時的樣貌,看的出來遊里有些生氣,丹尼斯也只好乖乖將信交付出去。
「你讀了吧,可別自作主張跟那個人亂說什麼。」將信紙折回原本的大小,連同壓花一起放回信封裡。
「既然都寫好了你怎麼沒給他。」丹尼斯問。

不過遊里沒有理會他,默默拿出剛剛的老舊箱子,從身上拿出了一只鑰匙解開了沉重的鎖,打開箱子的瞬間看見裡頭放著一捆又一捆的信封,滿滿的愛意都被封印在這個箱子裡。

「我連拿給他的勇氣都沒有。」將手上的信放了進去,關上了蓋子,鑰匙再度插入孔中,繼續將那永無止境的感情鎖在裡頭。

2015/10/2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