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が人であるために、今一度考えるのだ-
  • 506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儘管如此

腐注意!!!!
教授(赤馬零王)X遊里,

 依靠著窗框,俯視窗外路過的學生,這個學院以顏色來衡量學生的實力,雖然看似和平,有誰知道那邊那個穿著藍衣的學生是否私底下偷偷嘲笑實力低的紅衣學生。摸了摸自己身上這身闇紫色的套裝,一個不屬於任何階級的顏色,一個只屬於他的顏色。
打開手中的懷錶,微瞇的雙眼看著上頭的時間,接著闔上蓋子,時間差不多了該到那裡去了,緩慢地前往普通學生被禁止進入的房間,輕輕開啟門房,裏頭相關人員已經就位,而準備工作似乎也完成。
這個房間如同個實驗室,桌上擺放著不少的燒瓶和不知道是什麼功能的藥水,還有不少隻實驗用的小白鼠,不過那些都不太重要,反正自己也沒興趣知道,走到赤馬零王面前。
「教授…」慣性地呼喊,臉上沒有做太多表情,因為還有其他人在場,不然多想向前擁抱他,讓他觸碰、喊著他的命字。
眼前的赤馬零王沒有太多反應,冷靜地說:
「坐下。」
坐在一個如同醫院裡看診檯般的椅子,遊里每當坐在椅子上覺得自己跟那些小白鼠沒什麼兩樣,雙手靜靜放在一邊的台子上;這是第幾次被注射已經不清楚,最舊的記憶應該是三年前,那時候的自己還抗拒,而現在就跟喝水一樣輕鬆。
針筒裡灌入了紫色的液體,彷彿魔女製作出來的毒藥,而裡面到底是什麼,以前曾經問過赤馬零王,所給的回答有些荒謬讓遊里到現在還不太相信。
其中一位穿著白袍的教官熟練地將針頭刺入遊里白皙皮膚裡,紫色的液體緩緩灌入體內,沒過多久針筒裡紫色液體就灌入體內。
「這次濃度有稍微提高,如果有不適應要快點說出來。」邊說著邊取下針頭,不忘用棉花壓住剛剛注射的部位。遊里也將袖子放了下來,看著赤馬零王似乎想說些什麼。
「晚上到我那邊。」男子先開口,遊里微微笑了笑,開始期待晚上到來。
 
 
噹---噹---
鐘聲緩緩響起,學生一一回到自己的宿舍,遊里也開始移動前往赤馬零王那邊,手上還拿著幾本書,打算等等要與赤馬零王一起觀看,突然間眼前的視線晃動一下,下意識摸了摸額頭,”大概是太累吧”這麼樣安慰自己,搖了搖頭提起精神又大步大步往前移動。
推開厚重的大門,看見赤馬零王還在辦公桌前看著文件,遊里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快步走了過去。
「零王大…人…」雙腳彷彿失去機能停了下來,整個人重心不穩跌倒在地上,連同手上書本也散落一地,看到遊里跌倒赤馬零王緊張從椅子上起來,立刻將遊里抱了起來,感受到遊里全身發燙著就如同體內血液沸騰著,瞳孔張大,身體不斷抖動著。
「好難過…」緊緊抓住赤馬零王的袖口,臉上痛苦的表情讓人不捨;赤馬零王趕緊按下緊急鈕,過沒多久學院的醫療團隊也到來,立即將遊里送到醫務室。
赤馬零王開始懊惱不該提高劑量,自己太過心急,才害得遊里得受這種苦。
 
 
慢慢張開了雙眼,消毒水的味道,手臂上還插著點滴,看來自己得救了,剛剛的痛覺有如一場夢般,不過自己的肩膀卻異常的疼痛,下身也有著怪異感,撐起了身上看向不遠處的牆上的鏡子。
「?!」鏡中的自己讓人不敢相信,自己的頭上長出來了兩隻醜陋的角,背上有如蝙蝠般的翅膀,轉身一看如同爬蟲類的長尾巴連接在自己身上,一切的一切都太不實際,是夢嗎?伸手去撫摸,然而溫熱觸感表明這一切都是真的,而身上的衣服也因為這些不該存在的翅膀和尾巴給弄破,現在如同破布一般掛在自己身上。
醫務室的電動門發出開啟聲,站在門口的是赤馬零王,遊里張大雙眼看著他,眼眶裡似乎有淚水打轉著。
「這…到底…」自己變得如同怪物一般,難道以前說的都是真的。
「以前不是說過,那是龍的基因。」就跟平常一樣冷靜,有誰會知道他的心中卻比遊里還要慌張。
「我還以為你在跟我開玩笑。」苦笑了一下。
「相關人員已經在製作新的藥劑。」
遊里扯下了手上的點滴,走下了床,靠近鏡子才發現自己的瞳孔不在是與身上相同的紫色瞳孔,被取代如同蛇一般的金色豎瞳,龍角、翅膀、尾巴還有金色非人類豎瞳自己真的與怪物沒有什麼兩樣。
還不習慣身上的翅膀和尾巴,使得遊里走路有點晃動,一個不小心重心不穩往前傾倒,在快跌倒時赤馬零王接住遊里。
「才剛醒來別急著。」就跟身體還沒有任何變化時一樣,赤馬零王溫柔抱住遊里。
「零王大人還願意抱著遊里這個噁心的身體…」低著頭兩手抓住赤馬零王左右兩旁的袖子,身體微微抖動,害怕著眼前的人說出不要自己這個答案,本來在眼眶裡的淚水也不爭氣流落下來。
「會變成這樣是我太心急。」赤馬零王一隻手穿過遊里的腋下,另一隻手穿過膝下,像個公主般將遊里抱了起來,讓遊里躺回那張有著消毒水味的病床。
「放心,你很快就會復原的。」像似對待小動物一樣撫摸著遊里的頭髮,就算只是個表面安慰話還是讓遊里心安,因為自己沒被眼前這個人拋棄。
 
在赤馬零王命令下第二天早上遊里新衣服完成,雖然外觀與之前沒什麼兩樣,但考慮到那對翅膀和尾巴,衣服的背後挖空,褲子後面也變成低腰,還好有長背心遮掩,不然臀部根本是暴露在外頭。
怕其他學生給予異樣眼光,准許遊里暫時不用去課堂和參加任何命令,再加上可能隨時會有其他排斥現象,赤馬零王讓遊里待在自己身邊;而能一直待在赤馬零王身邊遊里顯得相當高興,將自己生活必需品帶到赤馬零王房裡,不論是還未看完的書籍及沒有什麼用途的玩偶也都帶了過來。
因為背上那對翅膀的關係,遊里無法依靠在平常的椅子上,只能坐在地上閱讀著書籍,這是目前唯一的娛樂,疲倦時就捲著身子趴在地上休息,為了遊里也將地上的毯子也更換成高級柔軟的材質。
「我要去開會,雖然只在隔壁,如果有不舒服要立刻通告。」臨走前特別交代,厚重的門關上,寬敞的房間只剩下遊里一人,站了起來慢慢在房裡移動,想練習如何行走,不過那個尾巴有些礙事,常常重心不穩讓遊里差點要跌倒。
輕輕拍動背上那對翅膀,如果能飛就好了,這樣就不需要在意尾巴。
 
「如同之前說的,請盡快完成藥劑。」赤馬零王再次吩咐,下頭的人也立即整理手上資料紛紛離開位置,前往實驗室完成命令。赤馬零王嘆了口氣,難得有事情可以讓自己如此心煩,遊里怎樣也是自己的孩子,當初要是在謹慎些也不會發生這些事件,將剛剛開會的資料收好,該回去陪陪那個孩子,開啟一旁的房門。
本來以為遊里會乖乖在地上看著書,沒想到遊里卻站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一付要往下跳躍的姿勢。
「啊,零王大人你回來啦,辛苦了。」注意到赤馬零王歸來,遊里笑著歡迎他。
「你這個孩子在做什麼…」見遊里拍了拍背上的翅膀,雙手往上揮了揮像要宣示什麼。
「零王大人,你看遊里會飛了。」緩慢地往赤馬零王面前飛去,看的出來還有些生澀,時而慢時而快,有時候沒控制好差點要從空中掉了下來,但又努力拍動翅膀飛了起來,好不容易來到赤馬零王面前,高興地伸出手環住赤馬零王的頸子,還不忘用臉磨蹭對方。
「遊里很厲害吧。」天真無邪笑著,為了持續停留在空中,背後的翅膀不斷地拍動;不過赤馬零王也發現到遊里的膝蓋微微泛著瘀血,看來剛剛在開會時遊里是不斷地在練習。
「很厲害,可是你看都受傷。」伸出手抱住遊里,遊里也停下翅膀的動作,整個人沉沉掉落在赤馬零王手中。
「遊里下次會小心點的。」在他的懷裡笑了笑,也許這付身體這樣下去也不錯,這樣赤馬零王會一直一直注意自己。
 
過了一個禮拜,遊里已經相當習慣這個身體,時而在空中飛著玩耍,不過也常常沒分配好體力,沒有體力再拍動翅膀接著整個人跌落在地上,這時候赤馬零王總是會默默地將遊里從地上抱起來,叮嚀著遊里要注意點。
突然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赤馬零王默默地接起,話筒的另一方似乎說著什麼秘密。
掛上話筒過沒多久房門被打開,穿著白袍的教官提著箱子走了進來說:
「教授,藥劑完成了。」將箱子平放在桌上開啟,裡頭裝著一瓶橙色液體瓶子,針頭插入了瓶中將裡頭橙色液體吸入到針筒裡。
「遊里大人,請過來。」
遊里搖著頭抗拒著,看來上次的關係讓遊里恐懼。赤馬零王讓對方先離開,接下來由自己來想辦法。
「害怕嗎?」赤馬零王問。本來想搖頭的遊里被這麼一看,改為點了點頭,上次的恐懼還留在心中;輕輕拿起剛剛擺放在桌上的針筒,將針筒遞給了赤馬零王。
「希望零王大人替遊里施打。」儘管努力表現一副冷靜模樣,但手微弱地顫抖,想到這藥劑打入自己身體是否又會有其他變化就感到害怕,下次會不會就真的成為一條龍而不是人類;可是如果是赤馬零王替自己施打,不論是怎樣的結果也就沒有任何怨言。
赤馬零王接下了針頭,冷靜地說:
「手…」遊里默默伸出手臂,赤馬零王替遊里捲起袖子,纖細手臂裸露在空氣中。
「遊里很愛零王大人喔…」彷彿是在交代遺言一般。
「不會有事的。」尖銳的針頭刺入皮膚裡頭,壓下針筒的尾部,橙色的液體灌入體內。
「一切都會恢復的。」單手遮住遊里的雙眼,彷彿魔咒一般,睡意逐漸湧上,意識也慢慢離去,就這樣沉沉進入夢鄉。
 
如同赤馬零王給予的承諾,頭上的龍角、身上那對翅膀和尾巴過了一夜後就消失,不過瞳孔卻還是一樣如同蛇一般金色豎瞳。
穿著白袍的教官拿著燈筒照射遊里的眼睛,一再地確認。
「下次會針對瞳孔來改善藥劑。」檢查完後,教官也就離開;遊里整了整衣裝,慢條斯理走到赤馬零王身邊。
「還有哪裡不舒服嗎?」停下手上的工作。
「嗯…這裡…」雙手抓住赤馬零王的手,並且讓手停在自己的胸口上。
「這裡好痛,零王大人可以抱抱遊里嗎?」如同小朋友惡作劇一般的笑容。赤馬零王抓住遊里的肩膀,將遊里拉入自己懷中就像似憐惜貴重物品一般擁抱著。
「好多了嗎?」手指輕輕滑過遮掩住遊里眼睛的頭髮,而遊里因為這個擁抱更是開心地笑著,也伸出手抱住對方。
「嗯,零王大人。」享受著他給予的溫柔擁抱,這次事件再一次感受到赤馬零王對自己的重視。
2015/10/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