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人が人であるために、今一度考えるのだ-
  • 508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aper-2(丹尼斯X遊里)


 

Caper-2

 

超高樓層的景觀套房,明明入住在裡面應該是相當幸運的,不過房間的主人卻高興不起來,因為剛剛被告知在房裡的活動會被全程監視著。

 

「OH~NO,這樣一點隱私權也沒有,該不會連廁所也被監控吧…」往廁所裡看了看,大概還保有點人權,廁所似乎沒有被監控。

 

「這邊真是麻煩,還是原本基礎那邊比較自由。」只能先坐在馬桶上面自言自語。

『遊里應該會過來這邊抓柚子吧,真希望早點結束回去學院。』當還在東想西想時,房外傳來了敲門聲。

「丹尼斯先生下一場將換你上場,請先準備。」侍者在外頭通知。

「OK。」起了身往門口走了過去,本來上鎖的房門也開啟,只是打開房門見到的不是侍者,而是遊里。

這個狀況讓丹尼斯嚇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本來張的大大的嘴巴瞬間被遊里用手遮住。

「太誇張了吧。」接著將丹尼斯推進了房裡,只見丹尼斯緊張的不知道是要說啥,看著緊張兮兮的丹尼斯,遊里卻是一派輕鬆將門關上。

「如果你要說監視的問題的話,那方面我已經解決的,他們只會看到你在床上睡覺。」看來遊里是準備而來的。

「再說你也太入戲了,居然被抓走。」一派輕鬆的往床上一坐,丹尼斯也理所當然的坐在他的身邊。

「我好想你喔,遊里。」抱住遊里的細腰,臉更是大膽往遊里頸部埋入。

「也不過一個多月沒見。」完全不理會對方的調情,自顧自地打開房裡的電視,而現在電視上正在撥放著今天第二場比賽。

「以前在學院是天天見面。」手已經開開始不安分在遊里身上遊走著。

「天還亮著,等晚上吧。而且我想看同調次元的戰鬥方式。」遊里專注看著銀幕上的比賽,丹尼斯看來只能乖乖等到晚上。

 

看著銀幕裡騎著車子決鬥讓遊里覺得有點有趣,手指指著D輪。

「你有騎過嗎?」

「上次跟黑咲決鬥時有騎過,很刺激的說。」聽到丹尼斯這樣說遊里有點不高興,嘟著嘴表示不滿。

「嘖,回去學院我叫教授做給我。」

「教授會做嗎?」丹尼斯疑惑地詢問。

「都可以做出次元跳躍,這個當然難不倒教授。」說的一付理所當然;不過這麼說也對,怎麼看次元跳躍都比較難,不過遊里也可以直接在這個同調次元帶一台回學院就好。

遊里歪了一下頭,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

「我要回學院叫教授先做給我。」從床上站了起來,本來抱住遊里的丹尼斯也從床上跌了下來,一臉訝異的說:

「等等,不是要陪我嗎?」拉著遊里的衣角。

「改天會再來的,只是先回學院。」任性的遊里就是這樣想到什麼就要,只能怪教授太寵他的結果。

「反正我在你心中就是不重要…」裝可憐的蹲坐在床邊,看到丹尼斯演成這樣不理會好像有些過份。

「丹尼斯…」聽到遊里喊自己的名字轉頭看了過去,見遊里指了指床上,雖然不懂要做什麼還是乖乖聽話上了床坐好;接著遊里也爬上了床,在丹尼斯面前坐了下來,雙腿跨坐在丹尼斯腿上,雙手也故意環住丹尼斯頸子。

「遊里,這個姿勢不太好吧…」如果沒有褲子遮擋的話,根本就是某種性愛姿勢。

「又沒人會看到。」自顧自地舔起對方的耳背,雙手撫摸那頭微亂橘髮,手慢慢往下移動,用著指尖畫過那張輪廓明顯的臉蛋,接著手指停在下顎順著喉結滑落到鎖骨,鬆開丹尼斯領口上的領結,將襯衫的領子往一旁拉開。

本來舔舐耳朵的舌頭停了下來,開始從耳朵離開,順著頸子的線條舔舐下來,最後停在頸部與肩膀交接點。

「又要咬?」遊里點了點頭,對於這樣的口癖似乎已經成了例行公式。

「就算說不行你也是照咬,隨便你。」對於這個任性情人要求只能全盤接受;得到允許遊里就不客氣咬住丹尼斯的頸子,又是一個沒有控制力道的咬法,使得丹尼斯也發出微弱呻吟聲,鮮血微微從皮膚中滲透出來;不過也被咬習慣,丹尼斯挺享受遊里的這行為。

鬆開了嘴,舔了舔滲出的紅色液體,看著齒痕明顯地烙印在肌膚上遊里滿意地笑了笑。

解開外套上的扣環,俐落地將領子往旁邊拉開,白皙的頸子展露在丹尼斯的面前。

如同小惡魔般笑容說:

「換你了。」故意往後傾,整個人慵懶躺在床上。雙手壓制在遊里臉的兩旁,看著他那張美麗臉龐。

「哪邊可以?」不想中途掃興,保險點還是先詢問。

「你喜歡的地方都可以。」雙手從腰下慢慢撫摸上來,最後雙手停在鎖骨的位置,相當懂得如何挑逗對方,雖然只是個簡單的動作但也讓丹尼斯大飽眼福。

「那就…」低下了頭,果然還是要選擇那邊,嘴唇停在剛剛與遊里啃咬自己的位置;當然遊里早就知道對方會選擇此處,微微弓起身子,便丹尼斯環抱住自己,閉上雙眼開始感受丹尼斯給予的炙熱情感。

 

「你吸的可用力了,都要瘀血了。」摸著丹尼斯剛剛弄出來的吻痕。

「禁慾太久。」看著遊里起身整理自己身上衣物,明白遊里要離開了,下次見面可能又是好幾個月後…想到這兒丹尼斯開始沮喪。

「下次何時才能見面。」丹尼斯詢問著。而遊里歪著頭想思考著,看來連對方都不能確定,當準備死心時,遊里指了指身上的吻痕。

「等到這吻痕消失後,我會再來找你…」

給了一個曖昧的回答,到底那個吻痕何時會消失沒有人知道,至少知道他還會再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